返回

坐忘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引气入体(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不多会儿,大旱了三个月的雨伴着惊雷闪电瓢泼般倾泻下来。他当即欢喜地跑到右侧缺口下,就着漏进来的雨水搓洗身上积存了两三个月的脏污。洗完后顿觉浑身清爽舒畅,连日来的疲惫也轻了不少。

    这一夜,他枕着雨声,梦着漫山遍野的绿树红花,睡了一个舒服的安稳觉。

    只是没想到这场雨下了整整五天五夜,却丝毫不见小!

    柳清欢坐在洞内的石头上,从缺口向外看着灰暗的天色,唉声叹气不已。这一整年真是天灾人祸一样不少,要么旱个不停要么下个不停,老天是要整死人啊!

    还好这石洞左高右低,漏进来的雨水在下方积了个小潭,多余的都浸入了山石中。

    这几日,柳清欢也没闲着。他已打定主意就在此处安家,自然要好好打理一下山洞。

    把左侧的石头能搬得动的都扔到右侧,搬不动的就用来当桌子板凳,勉强平出一块空地来。又把被褥衣物洗了,晾在插在地上的树枝上,等干了铺到大石上,以后再铺上一层干草,就是一张舒适的床了。

    马肉还有些,他一路上很节省,食物暂时是不缺的,等雨停了再去山里找些吃的,应该不会太难。

    可这雨再这样下下去,却极有可能形成洪涝,前两天他钻出洞外看了看,山下的小溪已涨成一条河。古人言:大旱之后必有大涝,大涝又多伴着瘟疫,而人越多的地方越危险,他只身一人在这荒山野岭里,倒不用担心这些,只是想到此时的通达城却不知怎生一个情况,又想到不知付家正安全到达通达城。

    只原本他还只打算在此躲过战乱和饥荒就出去,如今看来,还得多住些时日了。

    正闲得无事可做,柳清欢忽想起那写着“坐忘长生书”的残页来。

    那残页被青衣人贴身放着,可见对于青衣人来说,残页应是极重要的东西才会这样收捡。说不定青衣人就是练了残页上的绝世武功,才会那么厉害!

    他哪里知道,所谓绝世武功,跟修仙者功法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兴奋的柳清欢把残页翻找出来,就着昏暗的光线仔细辨认上面的字:“人之所贵者,生也;生之所贵者,道也。人之有道,如鱼之有水……”

    柳清欢一个小乞儿认得字已是难得,这残页上的文字又极是隐晦深奥,读得他一个头两个大。要不是抱着要像青衣人那般厉害的热切渴望,他早就扔下残页睡大觉去了。

    如此嗑嗑绊绊地研读几天,终于有了些体会。

    里面的文字前面是在讲“道”,柳清欢看得似懂非懂,而后半部分开始讲如何修道,如何感应天地之间的气,如何将气引入自身来修行,再加上配合旁边的图像,柳清欢隐隐有了些明悟。

    大雨终于在第八天小了下来,只是依然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柳清欢走出山洞,只见雨中的大山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