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坐忘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席大醉(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月斜竹枝,霜重仙衣,湖水轻轻拍打着岸边,几只仙鹤悠闲地在水草间走来走去,偶尔会抬起头,好奇地打量不远处席地而坐的两人。

    一只酒坛“咕噜噜”滚倒在地,残余的酒液洒落而出,给冰冷的月色添上了一抹清冽的酒香。

    柳清欢拍开一坛新酒,一边问道:“师兄是这两日才回来的?前两日我才来过一趟师父的洞府,还没见到你。”

    稽越半躺在草地上,有些出神地仰望着湖边一棵大树,半晌才收回目光,道:“今日才回,在其他弟子那儿听到师弟你回来了,所以我特地赶回来与你见面。”

    他语气带着些寂寥,柳清欢听得心下一黯,垂着眼道:“听门内长老说,师兄之前回来过一次,把师父这座山要过去做自己的洞府了。”

    “嗯。”稽越仰头喝下一口酒,漏出的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洒落在衣襟上,他也没理会,随手抹去后道:“我之前一直没向门派申请自己的座峰,回来都赖在师父这里,现在既然师父......”

    他顿了顿,突然一挥手,指着掩映在花木间的一座小院:“那院子是师弟你从前的住处吧?”

    “是。”柳清欢低声答道。他曾经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住在明阳子的座峰上,即使后来有了清涧峰,每当他在门派里时,也常常来这边看望明阳子。

    “那我还给你留着,护山大阵的口令也没变,以后你依然随时都能过来。”

    柳清欢点头应了声,看向稽越,有些愧疚地道:“师兄,都怪我那时赶回来得太迟了,师父才会......”

    稽越抬起一只手打断他:“不用说了,要真算起来,我比你更不如!门派发生这么大的事,都是过后很久才得到消息。”

    他把喝空的酒坛随手一扔,一把揽住柳清欢的肩,重重地道:“师弟,幸亏你及时赶回,我已尽知当日之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师父平日里最是爱护弟子,他老人家是为保护门中弟子而......”

    说到这里,稽越声音里出现一丝颤抖,额头抵在柳清欢的肩上:“师弟,我好悔!为什么师父需要我们这些弟子的时候,我们却不在他身边!”

    尊师之殇难以释怀,在这个只有他们师兄弟二人的时候,稽越终于抑制不住满心的悲痛。

    柳清欢扬起头,今日月晦星稀,夜风凄冷,湖中的那几只仙鹤不知是不是感知到了这边的氛围,突然发出哀婉的鸣叫。

    有些痛后劲十足,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明阳子那些*对他们的悉心教导、深切关怀如何能忘,明阳子的去世也只会随着时间越久,越让他们这两个亲传弟子感觉到生死相隔、无力回天的痛楚。

    过了会儿,柳清欢勉强一笑,转而故作轻松地道:“师兄,这次见你,你的修为又增长了一大截,不如教教师弟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师弟,你这话说反了吧?”稽越抬起头,仰口大灌了一口酒,道:“你现在修为都比我高,该你教我才对。”

    他已收拾好情绪,不满地道:“还不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偷吃了什么灵丹仙药,修为才涨得这么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