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坐忘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还生(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叫谁滚呢!棋罗,尔已穷途末路,还不束手就擒!”

    狮首兽张开血盆大口,震天的吼声已到了喉咙口,却有一个空灵而又飘渺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最轻微的风声,又清晰无比地传到每个人耳朵里。

    “停手吧。”

    风停了,风静了,连柳清欢等人都秉住了呼吸,全场只剩下来自棋罗的深重喘息。

    “不可能!你被我下了长眠之术,不到时间或没有我的唤醒,就会一直昏睡,为什么会醒?!”

    女仙华琼神情淡漠地扫了他一眼,缓缓抬起手,突然轻轻挥一挥!

    深空一声惊雷,电光闪耀,而棋罗就像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不受控制地从空中坠落下来,正好砸在琼宫辉煌的大门上。

    “本仙尊不喜欢别人站那么高跟我说话。”

    华琼的声音依然听不出什么情绪起伏,只是看了看自己洁白如玉的手,不知为何叹了一声,又抬头扬声道:“来者可是毕天、罗山两位仙友?”

    “哈、哈哈。”两声干笑从高天之上传来,众人眼睛一花,地上又多了两个人,只是他们面目模糊,浑身被光晕笼罩着。

    在柳清欢等人惊奇的目光中,这两位之前还高高在上的仙人齐齐低首,鞠礼道:“散仙毕天、散仙罗山,拜见雷泽之主!并恭祝雷泽之主成功度过第二十八天天人劫,晋升为上五品灵仙!”

    “嗯。”华琼淡淡点了下头,气氛不知为何变得紧张了起来,无人敢大声喘气。

    半晌,她掩袖轻咳了一声,正准备说话,就见琼宫倒塌的大门处突然有狭长的光芒闪现!

    柳清欢脸色大变:“不好,棋罗在启动星晷……哦!”

    下面的话却不用说了,因为刚刚还在原地的那位独眼的男仙消失了一瞬,再出现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个人。

    他将人随手往旁边一扔,又走上前,将一圆盘状器物呈到华琼面前:“仙子,这件时间法宝……”

    华琼低头看了看,接过那物,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另一只手中突多了两个小巧的圆轮,轻轻往圆盘上一放,那两个圆轮便自行转动起来。

    她身侧的中年男子咧嘴笑道:“主人,这件日月星晷总算是齐全了,姓章的这些年根本就不懂怎么用……”

    麟兽拉了下自己夫君的衣袖,使了个眼色。

    麒兽忙住嘴,偷偷打量华琼的神色,然而对方只是轻声吩咐道:“把他拖过来。”

    很快,棋罗就被扔到她面前,身体表面时不时刮过一道电弧,正一刻不停地抽搐着,以至他想爬都爬不起来,却还是尽力往华琼脚下爬去,一边痛哭流涕地喊道:

    “眉儿,眉儿我错了!我先前都是被奸人蒙蔽了心,并不是有意害你的,我对你的真心天地可表!你忘了吗,你历凡几世,我都一直陪伴着你,还……”

    柳清欢不由侧目:这人变脸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些,好歹也是仙阶之人,不久前还威风八面,转眼就跪地求饶,前后判若两人,无耻的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却听“啪”的一声,棋罗又被扇飞了出去,华琼的面上终于多了一丝怒意,抬手一指,棋罗立刻如受了千刀万剐一般,满地乱滚起来,惨叫得仿佛他的神魂正在疯狂的扭曲,身上各处渐渐出现一块块焦黑的红肿。

    柳清欢注意到毕天、罗山那两位仙人似乎都抖了抖,心里猜测棋罗现在所受的惩罚可能极可怕。

    华琼微一侧目,她身边化为中年妇人的麟兽立刻上前,淘出一块黑布封了地上惨叫不断的人的嘴。

    “本尊未经你二人同意,擅自惩处一下此人,应是可以吧?”

    那身着儒生袍的仙人连忙道:“此人作恶多端,扰得人间界法轨脱序,天怒人怨,竟还敢盗取了您的仙格,您自是想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

    华琼微微一笑:“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

    她再次伸出手,一枚绽放着灼灼华光的灵纹在指间渐渐形成,化作一只灵巧的鸟儿模样,扑扇着翅膀飞落到棋罗身上。

    “砰”的一声,棋罗如死尸一般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眉心的那只竖瞳被那鸟儿的尖喙利落的剔了下来,麒兽喜滋滋的上前接过后,它就在竖瞳留下的洞里翻找了片刻,叼出一团白色的光晕,又飞回华琼手上。

    华琼拿着那团光,神色似乎有些感慨,却没多说什么,而是突然将目光转向了柳清欢。

    “你过来。”

    柳清欢愕然,左右看了看——曲老鬼赶紧离开他八丈远,又指了指自己,迟疑道:“您叫我?”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