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佛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章(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件事发生在一年国庆长假中,七天假期,我打算要去女朋友老家见她的父母。她家住在山区,要坐几个小时的客车,而且走的都是崎岖的盘山路,虽然颠簸,但是对于我这个从小在城里娇生惯养的孩子来说,也是感觉别有味道。感觉很是新奇。一路上窗外的景色宜人,让我减少了许多旅行的疲惫。

    客车在盘山路上行驶了二个多小时,女友说离她家也不远了。我和女友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属于日久生情,相恋有三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去她家拜访,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紧张的。

    就在我和女友你侬我侬地聊着天的时候,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一车人都没有防备,瞬间都因为惯性冲向了前面,额头重重地撞在了前排座椅上,摔得生疼无比。

    车上的乘客听说这司机突然急刹车,是因为有人突然拦车,都走到前面想看看到底是谁如此不知死活,想要拦车。原本以为那人是因为想坐车才拦车,可一看那人,蓬头垢面,衣着邋遢,不像是个正常人,不是流浪汉就是傻子。

    司机让乘客一通埋怨,还得陪着笑脸,憋了一肚子的火,就下车去想把那个人撵走。

    有好事的也一起跟着下车了,司机走到那人面前,张嘴就骂,那人一脸惊恐地也不说话,看上去很是怕事,看那举止神态,不像是个正常人!

    司机走到那人面前,说道:“我说你是不是找死啊,站在路边不怕挨撞啊!”

    《识鬼秘要》有云:“”

    在司机的一再推搡下,他也不肯从道路中间让开,支支吾吾地说不能过去,不行,还有些语无伦次,众人更加确信这就是一个傻子了,也就不跟他计较什么了,只想让他赶紧从道路中间躲开,好让车快点过去。

    那傻子虽然那时满目惊恐,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把路让开,还是支支吾吾地说着,死人了,不行,不行,也不明白她到底想要表达个啥意思。

    这可把司机给惹火了,伸手就往那傻子身上打,一边一边骂,让傻子赶紧滚一边去,赶快把路给让出来,众人看不下去了,都纷纷过去拦着司机,让他就别再和傻子一般见识了。

    司机不肯善罢甘休,还是要打,让大伙连推带拉地弄回了车上,只留下傻子站在路边,揉着身上被打痛的地方,傻子可能是让司机给打怕了,退到了路边,司机上了车,继续向前开。

    话说这傻子女友居然还认识,就是她们村子的,突然跑到车前面的那个傻子,还说了傻子的身世,说他小时候发高烧,因为救治不及时把脑子给烧坏了,不但智力迟缓,就连说话也说不利索了。女友说着说着,眼圈居然还红了:“他挺可怜的,一犯病就又喊又叫的”而且还有抽风的毛病,每次发作都说有鬼,然后就会抽风,家里人也是管不了他,整天地到处乱跑,今天不知怎的,居然跑到路上拦车来了。

    听着女朋友说了傻子的事情,也觉得怪可怜的,傻兮兮的,家里人也不管,没人疼没人爱的,要是让车撞了可怎么办才好。

    因为还有一小段路要走,女友便在我肩膀上睡着了,我也靠在车窗上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心里不太得劲,早知道傻子那么可怜,说什么我也得下车拦住司机,不能让他动手!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猛地看见窗外居然有人在跟着客车一起奔跑,我坐直了身子仔细一瞅,追车的正是刚刚在路上拦车的那个傻子。看来车开动以后,他一直在后面拼命地追着。我觉得这傻子追车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司机一个没留神,就可能把他压到车底下,就想起身道前面去提醒一下司机。我这一起身,把女友也给吵醒了,她问我要去干什么。

    还没等我跟他解释,车子突然猛地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个急刹车。车子的抖动明显是压到了什么东西,而我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车子压到的可能是在追车的那个傻子。车子马上骚动了起来,司机脸色惨白地说好像是撞到人了!

    司机稳了稳情绪,下车去查看,有几个乘客也跟着一起下去了。等几个人走到客车后轱辘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眼前的一幕让人无比心惊!只见车轮下面露出了一双人腿,已经被碾压得严重扭曲了,地上淌了一大滩的人血,看那人的穿着,就是之前的那个傻子。

    傻子死得太过惨烈,在场的人都很是震惊,不明白为什么就会把这个傻子也撞死了!众人正在七嘴八舌地说着,要打电话报景,就听到车头的方向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

    在公路的山体上流落下来大量的巨大石块,轰轰隆隆地夹带着烟尘,看着让人是心惊胆战!巨大的山石就滚落在我们乘坐的客车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如果客车不是撞了人,而是继续行驶的话,恐怕就会被落石所砸中了,一车人的性命恐怕都难以保全。

    想想不免会后怕,这是捡回了一条命啊!后来我们打电话报了景,由别的车送我们回了家,大家都觉得十分幸运,可我却觉得那天如果不是傻子钻到了车下,把车逼停,我们一车人早就踏上黄泉路了,而那傻子开始拦车,也许就是因为知道那里有危险。

    下面还有一个故事,说道是在一个村子里,已经是深夜了,那天我和父母一起到奶奶家给奶奶过六十大寿,吃过晚饭后,大人们又拉了一会儿家常,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街上渐渐地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当时的农村人晚上基本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而妈妈因为爸爸在酒桌上喝得有点多有些失态,埋怨了一路。

    爸爸也只是听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