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水行周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同归于尽(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殿内一阵骚动后除了天元皇帝宇文赟,刺客,天元大皇后杨丽华外再无一人。

    对峙了不知多久殿外传来马蹄声,随后一个宦官在殿外胆战心惊的说道:“马已经...不不不,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在余文的喝令下杨丽华面无表情的向殿外走去,余文挟持着披头散发的宇文赟慢慢尾随其后,大殿外四周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方才余文那句话给人的震动太大了。

    脱光绕城跑一圈?老天爷啊,真要惹恼了刺客连累天元大皇后杨丽华倒霉,事后就算皇帝不计较那隋国公杨坚可是会捉人去剥皮的!

    “啊!”刚出殿门宇文赟腿上便被扎了一刀鲜血直流,杨丽华听得惨叫声身躯一抖扭过头来哭喊着:“你到底要如何!”

    “有件事你恐怕是弄错了。”余文远远瞥见命妇们退出了宫门,随后冷笑着又扎了宇文赟一刀,“昏君荒淫残暴老子替天行道,方才所说不过是消遣,可没想活着离开!”

    自己只有六天时间,已经没有办法回转了,藏、躲、逃、装病这些办法都不靠谱了。

    外命妇每月至少要入宫朝见一次,每逢重大事件如皇后册封、太庙祭祖等亦是如此,还有皇帝大摆酒宴时也要外命妇们赴宴充点门面,距离宇文赟突发疾病驾崩还有将近三个月八十多天,又能躲得几次?

    这还只是按例入宫,如果随便那一天皇帝诏令尉迟炽繁马上入宫自己又能如何?把她藏起来?能藏到哪里?

    身为郡公地位清贵,但也只是个养在长安城不得随意外出的肥猪而已,不是没想过将尉迟炽繁安置外地以待时局变化,可急切间哪有可靠地落脚点?

    如今不比现代,人员流动性极差,本地忽然冒出几个陌生面孔或一户人家是十分惹人注目的,除非长期谋划预先安排,可时间哪里够?

    或者有世家大族掩护,可这样无异于仰人鼻息,世家大族的节操可是低的很,为了家族利益什么事都做得出。

    若是宇文赟为求美人大索全国又能躲得了多久?至于装病,假病的话这借口也就一两次,再说太医可不是吃素的,真要弄出病来如今可是古代病死的几率那是很高的。

    如此一来便只有另辟蹊径:刺杀。一切的根源便是宇文赟,只有快刀斩乱麻将他去掉方能最终解决问题。

    是的,从定好计划之日起,余文便没想全身而退活着离开,今日他是来刺杀宇文赟的,解救妻子尉迟炽繁不过是顺带,若是方才没被扶出去也无妨,宇文赟死了暂时也没人打她主意了。

    西阳郡公府内养有扈从、家仆但涉及刺杀皇帝余文一个也不敢相信,君不密丧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历史上大把因为家仆告密导致事泄身亡的例子。

    短短六天不可能培养起绝对忠诚的手下,即便事前愿意参与可事后呢?谁有能保证面对高额悬赏能不去告发呢?

    没有死士,没有可靠的手下,只能自己亲自动手,参与的人越少泄密的几率就越小,涉及的环节越少成功的机率就越高。

    所以本次计划只策划了两个环节:潜入宫中,刺杀。李三九能找出宫禁漏洞让自己混入宫中已经十分吃力,再要等安排行刺后的生路那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

    荆轲刺秦王,若是一开始便抱着必死之心就已经成功了,可惜,荆轲一开始想的是挟持秦王留后路,所以他最后失败了。

    原来时空的1944年7月20日,德国陆军上校施陶芬伯格在狼堡放置炸\\弹刺杀元首最后功亏一篑失败,如果他当时留在现场亲自启动炸\\弹也能够成功。

    可惜,他想活着分享刺杀成功果实留后路将炸\\弹设置为2分钟后起爆随即离开,结果装着炸弹的手提包被人无意间挪开,最后元首身负重伤大难不死,刺杀行动最后失败了。

    曾经的历史里,四个月后齐王宇文招邀请大权在握的杨坚到府做客,四周早已安排好刀斧手,他自己也坐在杨坚身边用刀切瓜,如果当时能豁出性命拼个玉石俱焚那杨坚早就死透了。

    然而宇文招想的是自己能活着以便享受清除杨坚之后的红利,为留后路没能当机立断被杨坚部将看出端倪带着主公突围而去,北周宗室丧失了最后的翻盘机会,宇文招随后被处死,最终五十九名宗室男丁悉数被斩草除根。

    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老想着退路怕是最终功亏一篑。

    只要你能安然无恙,那我便死而无憾!

    他事先只联系了宦官李三九打探宫内状况,直到今日入宫判定李三九可靠才将真实目的告知,小宦官甚至愿意替他去刺杀皇帝,余文决意亲自动手,让李三九协助尉迟炽繁逃出宫在城中一处临时购置的宅院躲过最初的几天。

    余文留了封信在那宅院中由李三九转交,信中将一切原委(除了自己是穿越者外)写得清清楚楚,包括日后尉迟迥一族的悲惨遭遇,想必妻子看见时自己已不在这个世界了,至于往后何去何从便由她决断。

    男人的尊严要自己去舍命维护,除非自愿否则逼着妻子自尽甚至动手杀妻以全所谓‘名节’这种事余文做不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