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晋太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 崇文观激辩(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崇文观是魏明帝曹睿所建,征善属文者以充之。同时也是王朝藏书之重地。这一天司马季从内宫出来之后,在得到了皇后贾南风的首肯下,来到了崇文观当中。

    太康二年出土的竹书纪年,在太康年间属于重大发现,国家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晋武帝命令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负责翻译竹简,最为原始的竹简就在崇文观当中。司马季的目的并不是原始竹简,原始竹简为魏国文字,他看不懂也不会学一种死文字,他的目的是竹书纪年的原始翻译。

    把从司马衷那里请来的手谕在崇文观的老头子面前晃了晃,司马季施施然的借调了竹书纪年的原始翻译,事实上直到现在,竹书纪年仍然没有翻译完毕,这不由得让司马季大为不满,出土都十年了,竟然还没完事。

    崇文观文士众多,就算是藏书之地人也不少,司马季一直以来有一个好习惯,看书之时只要安静就好,找了一个僻静之地就翻看起来。

    “卫恒,今日有什么事情么?”此时一个头发花白但精神健烁的老者,身着常服走了进来,颇有些仙风道骨之风,站在原地矗立片刻对着秘书丞卫恒道,“老朽近来闲来无事,来崇文观找几本古籍观阅一番,不知可否通融一下?”

    “是少傅,大人博闻强记,文章绘画、道德学识皆为我辈典范,满朝文武皆知,何必如此客气呢?”卫恒赶紧躬身作揖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在前面领路笑道,“这崇文观往日都是文人前来,今日竟来了一个宗室,一呆就是一个时辰,你说奇怪不奇怪?”

    “哦,倒是比较少见!”老人轻浮三寸胡须,笑道,“此时闲来无事,正好容我一观!”

    “少傅请!”卫恒带着一丝尊敬让开了去路,任由老人在崇文观内自由行走。

    舜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夏启杀伯益,太甲杀伊尹!这些司马家的诸侯王是不是都被出土的竹书纪年影响过,才在八王之乱当中全恨不得除掉对方而后快,司马季默不作声的翻阅着原始翻译,文言文对他来说还是挑战难度颇大。

    同时在旁边的文案上,还摆放着《管子》、《商君书》、《申子》、《慎子》、《韩非子》、《新书》,通通都是法家著作,这一幕正好落在了从司马季身后而来的老人眼中。

    “法家讲究严刑峻法,在实行的过程当中往往出现偏移,历代酷吏都源于此,观公子年龄不大,应将就君子藏器于内蓄势待发,追求洒脱乃至英姿勃发,法家注重耕战,国家犹如奔流之水,席卷天下时虽有排山倒海之势,但一旦战乱将息变回暴露无力的一面,难道永远耕战下去么?”

    司马季白眼一翻,虽说没回头但也能听出来,不知道从拿出来一个老头子过来指点江山,继续翻阅手中书籍道,“太山不立好恶,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小助,故能成其富”

    司马季用法家韩非子当中的一句话作为回应,意思是泰山不以自我的好恶来选取土石,因此成就了它自身的高大;江海不分大小来容纳河流,因此成就了它的广博。各种学说都有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