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晋太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二十章 和罗马和谈(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这才刚刚开始呢?早骂晚骂不都一样么?只要我们大军离开,受到我们西行波及的部族就会咒骂我们,至于我们帮助过的势力,那自然是人家自己强大,我们的帮助只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因素,正常,太正常了。”

    看着义愤填膺的学生,司马季倒是非常看得开,讳败言胜这种事难道有是我大晋独有的秘籍?这肯定不可能嘛,他这种看外国历史比看本国历史还多的人,随随便便就能找到很多例子。

    至于这次西行到底是在未来,成为正面典范还是负面影响,最终还是要取决于,以后的中国是不是强大,司马季根本没觉得亚历山大和铁木真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铁木真固然只是在沿途留下了一堆马粪。可马其顿似乎在希腊城邦当中,也不是以文化出名的。

    古波斯的文明一点都不比古希腊差,还比不上一个希腊偏远山区?不过这个希腊偏远山区之所以在历史上以正面影响出现,归根究底还是古希腊影响了西方,现代社会西方整体势力确实超过其他文明。

    恰好作为古希腊以及罗马帝国的大敌,长久笼罩在欧洲人心头的西亚文明,在现代社会又成了那副死样子,连波斯人带阿拉伯人都是西方人的世仇,那古波斯帝国自然就成了,西方战胜东方的第一次标志,反派角色古波斯帝国必须要承担。这是话语权的问题。

    之所以这么想,原因就是司马季没看出来古波斯打古希腊的时候,斯巴达那种军事社会凭什么一跃成为正面角色。怎么古希腊的马其顿打波斯,马其顿又成了传播文明促进东西方交流?波斯人还是反面角色。

    看来不管是进攻还是还是防御,都是希腊人正面,波斯人反面?真特么无耻。

    如果西亚文明在后世正好和欧洲反过来,那两次冲突,是不是都是波斯人形象正面,万不得已才出手教训蛮夷?希腊人各个卑鄙无耻,咎由自取?

    不过虽说是无耻,可这才是正常的宣传,只要晋军离开,基本上在沿途的部族眼中,就是一个杀人劫掠的侵略军,能不能洗白,那就是工业时代中国强不强大的事情了。

    “糊弄百姓呢,自然是有理由的,但是我们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应该心知肚明。你们是大晋的栋梁,首先要明白一点,有时候对朝廷有好处,对百姓是没好处的。很多时候朝廷和百姓的想法不一样,我们要开疆拓土取得荣耀,就必须要百姓出钱出力流血牺牲。可你们处在百姓的角度上,估计也不愿意吧?”

    “是不是现在能够理解埃及基督徒的想法了?他们在糊弄自己的选民,满嘴胡说八道非常正常,都是利益使然,不值得大惊小怪,到时候我们拍拍屁股走人,眼不见心不烦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继续观察,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贬低晋军的作用怕什么?司马季都杀了这么多人了,还在乎被骂两句?骂他最狠的就是晋人,多年以来燕王都习惯了,不被骂两句心里都不舒服。

    “你们听说了么,彼得当初在叙利亚的时候,曾经出卖了我们教众利益,举报给了罗马人,你们不知道被罗马士兵抓走杀死的男人,是全家的顶梁柱,留下了一个寡妇和几个孩子,那生活的那叫一个悲惨。现在竟然好意思出来说自己对上帝的忠诚?说自己在抵抗罗马军团的进攻当中视死如归?他就是个混蛋!”

    “真的假的?”一众基督徒大惊失色的反问道,“彼得在前段时间时时出现在城头,竟然会是这种人?”

    “犹大在出卖耶稣的之前,也是受人尊敬的人,可他仍然收了罗马人的金币。”

    “我还听说,约翰曾经和自己兄长的妻子有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他平时言必称上帝的样子,没想到私底下是这么令人作呕的人。”

    “真是道德败坏,上帝肯定会不齿他的行为。”其他人纷纷点头,表达了对另外一个候选者的唾弃。

    一群埃及基督徒的身边,一个人慢慢离开,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解释就是欲盖弥彰,不解释就是默认,只要把水搅浑,没人会注意真相是什么。人们只会接受自己认定的事实。”司马季还在拿着每天新出炉的民意,为自己的学生们科普其中的关键点,“这个天下单纯的蠢材不多,但自认为很聪明的蠢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