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坐忘长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落崖(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只听车外传来一声大吼,还有马的狂嘶乱叫。

    原来有一匪徒中了一刀却并未伤到要害,一直趴在地上装死。谁知付家竟没事干的来清理尸体,这路上随意倒伏的尸体不知多少,谁有闲心去管,这付家真是吃饱了撑着。

    又见先前被护得严实的马车,那马车上定是有付家极为重要的人,此时来犯都被打退,马车周围的护卫也大多去帮忙清理现场,守卫十分松懈。

    眼见得快要被发现了,他心一横,想着要死也要拉个陪葬的,又见付家竟然还有马这种宝贵的东西,这人都快活不下去了,这马却活得比人还舒坦,实在惹人眼恨,所以爬起来就给了拉车的马一刀。

    那马腰腹受了一刀,不由大痛,扬蹄长嘶,发狂地拉着马车在人堆里乱跳,周围被踢伤踩伤的护卫倒了一地,一时没人敢近前。

    马车很快就冲出人群狂奔出去。车内传来惊慌的女人叫声,听得那匪徒哈哈大笑,然后就被一脚踹翻在地,乱刀齐下。

    且不说这头付家家主和护卫们焦急地追赶马车,此时的马车上已是乱成一团。

    剧烈的颠簸晃得人站不住脚,因事发突然,付家小公子当时正坐着吃饭,猝不及防下一头撞在车壁上,脸上血哗地流了下来。

    付夫人拼命地爬过去抱住他,只顾慌乱地喊叫着他的名字。黄衫丫鬟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而柳清欢当时反应迅速地死死抱着矮几。好在车内除了一些零散物件,其他的家具都是固定住了的,没再造成二次伤害。而放眼窗外,荒山枯树急速后退。

    “张姐姐!付夫人!”柳清欢强忍内心的慌乱,着急大喊:“快抱着小公子跳车!这前面山的转角处就是悬崖!”

    付夫人却没有反应,抱着没有声息的孩子哭喊。

    柳清欢没办法,艰难地挪到她面前,探探付家小公子的鼻息,大叫:“付夫人,没事,小公子只是晕过去了。快抱着他跳下去,再不跳就来不及了!”

    听到这话,付夫人总算有了些反应,黄衫丫鬟已爬着打开了车门,两扇车门乱晃,只见前面拉车的马腰上插着一把刀,正狂喷着鲜血,而前方悬崖已现。

    柳清欢和黄衫丫鬟帮忙扯过棉被,一把包住小公子。付夫人挪到门边,回头喊道:“你俩也快点跳下来。”说完,咬一咬牙,侧身就滚了出去。

    “张姐姐,快!”柳清欢喊道。黄衫丫鬟缩在门边,看着一晃而过的山石,脸上露出惧怕的神情。柳清欢大急,眼看悬崖即至,拉扯过黄衫丫鬟,也顾不得再看,闭着眼睛就往外跳。

    下一刻,马车已冲出悬崖,直直掉了下去。

    柳清欢再醒来时,已是第二天黄昏。山风吹过,他挂在半空中的藤蔓网里无力动弹分毫。全身上下无处不疼,动动手臂,左臂更是传来钻心的疼痛,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受内伤。

    想起昨晚,柳清欢不由得苦笑,终究是迟了一步。

    当时他和黄衫丫鬟慌乱中跳车,直接撞在路边的树上,两人被撞得分散开。黄衫丫鬟还好,撞向了树的另一侧,而柳清欢却撞向了悬崖这一侧。

    他反应迅速地抓住了崖缝中的杂草,只是强大的冲击力让他根本稳不往身体,依旧往下直滑。好在他人小身轻,悬崖上丛生的草木又极多,一路缓冲下,直到摔进一团藤蔓网里昏了过去。

    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境况,就算是成年人也一样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