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水行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你竟然不按剧本来!【求推荐】(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天元大皇后杨丽华面若冰霜,带着一干宫女风风火火的顺着宫道向天元皇帝寝宫——天台赶去。

    方才她得到消息,天元皇帝派禁军捉拿行刺的逆贼,将嫌疑最大的西阳郡公宇文温逮捕归案打入大牢,其夫人尉迟氏在另一处落网,她有共犯嫌疑如今则已带往天台处。

    自家人知自家事,皇帝在想什么杨丽华很清楚:

    若是要审问疑犯交付有司就行了,尉迟炽繁是嫌犯家眷脱不了干系,况且那晚她入宫朝见赴宴也确有嫌疑,可带到天台算什么事?

    皇帝寝宫又没有刑具,也不是拷打审问的地方,皇帝如此急不可耐为了那个女人竟不顾廉耻到了这种地步!

    已是重伤之躯还要行那男女之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娘俩怎么办!

    “娘娘请留步。”天台外,数名宦官挡住了道路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

    “让开!”

    “娘娘,陛下有令让奴婢们守在此处不让任何人打扰。”

    啪啪数声,杨丽华扇了当面宦官几个耳光将其打翻在地,然后随后几个宦官纷纷跪地挡在面前哭喊着:

    “娘娘便是打死奴婢,奴婢也不敢违了陛下旨意...”

    “娘娘请三思啊...”

    “你们,你们!”

    都是你们这些佞臣阉竖,成日里撺掇皇帝寻欢作乐为所欲为,才二十出头便被掏空了身躯,国政糜烂便是尔等祸害所至!

    与此同时,天台内。

    “陛下,陛下微臣冤枉啊!”被按着跪在地上的宇文温不住地喊冤,先前天元皇帝命人将堵着嘴巴的布拿掉,他随即叫起撞天屈了,“微臣未曾谋逆,这女子...呃...”

    “微臣夫人迄今下落不明,又被家中恶仆陷害,求陛下为微臣做主!”

    宇文赟躺在榻上面色潮红的看着宇文温任由其声嘶力竭地嚎叫,似乎对他现在的表现十分受用。

    朕已和尉迟炽繁梅开二度你还装傻!

    “吴哲!把薄纱掀起来!”

    朕倒要看看你见着自己夫人**后的艳丽面容时是什么表情!

    吴哲笑眯眯的走上前,宇文温如今就像被猫抓住把玩的老鼠,正好看看这装疯卖傻的人夫怎么演下去。

    能看着自己夫人与别人欢好还能腆着脸说不不认识当真是脸皮够厚,够无耻。

    等薄纱都掀起来你还能装作不认识那咱家真要竖起拇指说个“服”字!

    吴哲上前拉开帷幕随后来到女子面前,将她转向宇文温随后将帷帽薄纱轻轻挑起:“如何?西阳郡公可认得是谁?”

    “陛下,这女子是...是家父买来预备献给陛下的!”

    ‘服’吴哲在心中对宇文温竖起一个大拇指,他见对方厚颜无耻装瞎都装到这种地步也无计可施,转头看向躺在榻上的皇帝面露询问之色。

    “献给朕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宇文赟面露讥讽之色朗声大笑,将一旁玉碗中药水喝了几口后狂笑着:“再来!”

    你以为装聋作哑把夫人献给朕便能脱得死罪么?妄想!等朕与美人尽兴之后便将你游街示众凌迟处死!

    宫女闻言将美人转过身就要扶着坐下,宇文赟看清了美人的模样后笑容忽然凝固,随后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叫喊声:“你是谁!”

    声音恐怖如同见着鬼一般。

    “奴家,奴家是杞国公买来准备送入宫里伺候皇上和娘娘们的,谁曾想,谁曾想竟然...呜呜呜呜。”

    吴哲闻言全身一抖面色苍白的转过头去看向美人,随后如同被雷劈一般跌坐在地,一只手指着美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不是,你不是!”

    这哪里是什么尉迟炽繁,那美人约二十左右年纪,倒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眉目间乍一看上去确实有些像,只是散发着一股子烟尘味。

    “奴家一早便说不是...是你硬挟持着奴家来此处...呜呜呜呜。”她抽泣着说道,“奴家精通音律原在长乐坊,杞国公说皇上喜欢歌舞便买了奴家,准备教了礼仪送到宫里伺候皇上伺候娘娘们的。”

    “如今奴家被这位...奴家还怎么伺候娘娘,还怎么伺候皇上...”

    长乐坊?朕方才是和一个乐坊伶人梅开二度?

    “呜啊!”

    宇文赟只觉胸口一疼张口喷出血来随后昏厥过去。

    宇文温面露惊恐不住喊道“陛下你怎么了陛下!”可心中却冷笑连连:

    昏君感觉如何!王八蛋逼着我看现场直播还得靠喝药才能出场,呸!

    “陛下!”一个凄厉的女声传来,宇文温转头看去却是天元大皇后杨丽华花容失色的冲进来,她径直来到卧榻边探视宇文赟。

    吴哲面色惨白呆坐地上,嘴巴张合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着失去知觉的宇文赟,杨丽华面露寒光瞥了一眼在场众人,却看见宇文温被五花大绑按在地上,两名宫女扶着一个头戴帷帽衣衫不整的女人,薄纱已被掀起看得出那女人不是尉迟炽繁。

    “娘娘,娘娘,微臣被小人构陷栽赃说是行刺的逆贼,方才陛下发现受人蒙蔽激愤之下晕厥!”宇文温见缝插针的喊叫着,“这女子精通音律是家父买来准备献入宫中服侍陛下的,外臣本该回避只是吴公公却...”

    “微臣身负不白之冤府邸又被封禁,还请陛下和娘娘为微臣做主还一个公道!”说道这里甚至带着哭腔。

    做戏要做足,这不练了一阵的哭戏开演了么,我可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