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水行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意想不到的变数(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余文躲开巡夜兵丁一路神不知鬼不觉摸到西阳郡公府翻墙回到卧室,直到半个时辰后接送妻子的仆人们才慌慌张张回来,说皇宫里出事命妇们退出来别家夫人都回去了,他们在宫门口等了许久却独独没见夫人踪影。

    顺水推舟余文带着仆人们‘心急火燎’的赶去皇宫,也理所当然的被禁军拒之门外,说是局势混乱来日再谈。

    看看天空,余文心中腹诽:真是意想不到的变数,也罢,老子继续演戏,接下来这出可是苦情大戏!

    。。。。。。

    皇城内,一片凄风惨雨,昨夜天元皇帝遇刺,连带着天元大皇后一起被挟持出去,后来奄奄一息的皇帝找到了,可皇后却没了踪影,也正是如此禁军没敢连夜大肆搜捕免得天元大皇后遭殃。

    隋国公杨坚可得罪不起,反正城门紧闭那刺客也跑不出去,待得今日再作计较!

    天台,近侍们屏声息气垂手而立站在殿外,期间不时有人进进出出。

    宇文赟自称天元皇帝后将自己寝宫改称‘天台’,而今这个不可一世的天元皇帝奄奄一息的躺在卧榻上,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在副手的协助下料理他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老者身边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银针,而宇文赟亦被银针扎得如同刺猬一般,一个铜盆盛着滚烫的开水其中浸泡着数把寒光闪闪的利刃,另一个铜盆亦是用滚水泡着许多白色纱布。

    寝宫门口立着几尊小火炉,上面正熬着不同的药物,整个寝宫弥漫着难闻的药草味道。

    侧殿,隋国公杨坚负手而立看着殿外,另有两位大臣则坐立不安面容焦躁,他们一个是内史上大夫郑译,另一个是是小御正刘昉,这二人是天元皇帝的亲信,也是日后勾结杨坚葬送大周王朝的罪魁祸首。

    昨夜宫里传来消息:天元皇帝遇刺重伤,天元大皇后杨丽华为贼人挟持下落不明。

    杨丽华父亲隋国公杨坚立即入宫与连夜赶来的郑译、刘昉一起坐镇皇宫,而隋国公夫人独孤伽罗红着眼领着家将冲上街头寻找女儿下落。

    天元皇帝宇文赟被救回来时已是奄奄一息,杨坚随即将一代名医姚僧垣召入宫中救治。

    姚僧垣字法卫,南北朝时期著名医道圣手,曾担任南朝御医,后被北周朝廷招募。医术高超救得人命不胜其数,声誉远闻连诸蕃外域都知其名。

    “先生,情况如何?”

    眼见那白发苍苍的老者颤颤悠悠地走出来,杨坚等人立刻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那老者正是名医姚僧垣,如今已是八十高龄,由两名侍从小心翼翼的搀扶着。

    “五五开...下官年迈已无力继续了...”

    折腾了大半夜,年事已高的姚僧垣耗尽体力好歹将伤势稳住,只是接下来的就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他已累的无力说话,杨坚点点头与郑译、刘昉一道庄重的行注目礼目送其离开。

    姚僧垣居住长安城多年,许多世家门阀权贵得益于他高明的医术,即便是杨坚、郑译、刘昉等家族中人也颇为得益故而是真心敬重这位活神仙。

    杨坚看着姚僧垣背影面露钦佩之色:“果然是神医,如此伤势竟还能做到五五开。”

    他在战场上见多了重伤之人,像天元皇帝这般伤势要按往常来说十个能活两个已是老天眷顾了,老神医能做到五五开的地步已是罕见。

    更何况天元皇帝早已被酒色掏空了身躯,健康状况哪里能和强壮的军人相比。

    “国公,国公!娘娘找着了!娘娘回来了!”一个宦官跌跌撞撞的向杨坚跑来,边跑边喊。

    从入宫开始到刚才一直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杨坚闻言竟然惊喜之情溢于言表,甚至还没和身边两位大臣告退便冲了过去,让那宦官带路去见女儿。

    郑译与刘昉对视一眼亦是面露喜色,转身向寝宫内走去,他俩个是天元皇帝的亲信不假,可暗地里也是隋国公杨坚的死党!

    如今正是紧要关头,若是陛下龙驭宾天,那接下来的从龙首功可得把握好。

    “你怎么就这么傻...”

    天元大皇后寝宫内,杨丽华面色憔悴的躺在榻上,她母亲独孤伽罗轻抚女儿被割伤的手心心疼的喃喃自语,昨晚得知女儿被挟持后独孤伽罗像疯了一般率领家将循着方向拼命搜寻。

    折腾了大半夜接近清晨时总算在一处角落找到昏迷不醒的杨丽华,佛祖保佑没什么大碍,独孤伽罗赶紧将女儿送回皇宫请太医料理。

    听得女儿为救皇帝主动让刺客挟持方才遭此大罪,她这个做母亲的心如刀绞,幸得如今安然无恙也不枉费自己多年诚心礼佛。

    杨坚匆匆赶来,见得女儿无大碍也舒了口气,那混蛋皇帝女婿若是死了倒好,自家女儿可不能有事!

    一家人正说着话,一名宦官上前禀报说宫门外西阳郡公宇文温求见。

    “西阳郡公有何事要如此急切?”

    “回禀娘娘,西阳郡公说他夫人昨晚入宫朝见之后便没了踪影彻夜未归,请求觐见娘娘。”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