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逆水行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意想不到的变数(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正当李三九向上天祈祷之时,院外忽然传来三声猫叫,他心中一凛快步走到院门后,回了四声猫叫。

    “叩,扣扣扣...叩,扣扣扣...”院门响起了细微的叩门声,李三九闻声面露狂喜之色。

    那是恩公和自己约定好的暗号!

    李三九心中狂喜没想那么多便开了门,一个男子随即钻了进来,他睁眼看去却是个陌生人心中大骇暗道不好。

    我真是个夯货竟然让陌生人赚开门来,我和你拼了!

    眼见陌生人进了院子,李三九顾不得自责红了眼便要拼命,那男子一把捂住他嘴巴一边低声说道:“小九莫慌,是本公!”

    哎?这是怎么回事?

    听得熟悉的声音李三九呆住了,只见当面之人低下头抹了一通脸后抬起头来,那面容自己再熟悉不过。一时间百感交集,他嘴巴张合却说不出话来。

    尉迟炽繁呆坐榻上看着手上的手链默默流泪,此时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还以为是李三九走近于是抹了抹眼睛抬头看去。

    “小九......”

    话没说完尉迟炽繁愣住了,一双泪汪汪的眼睛径直看着眼前之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浮现脸上。

    “我回来了。”

    余文用平静的语调说完话随即走近妻子身边坐下,温柔的将她揽入怀中,一只手轻轻摩挲着妻子肩膀低声在她耳边呢喃:“为夫无能,让三娘受委屈了。”

    尉迟炽繁静静的偎依在余文怀中,片刻之后双肩抽动哭出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话未说完已经是泣不成声。

    余文闭上眼用脸庞靠着着妻子额头没再说话,任由她的泪水打湿自己衣裳,院子里李三九手提柴刀警惕的倾听院外动静。

    小两口紧紧相依了许久情绪才缓过来,余文大概解释了昨夜发生事情的经过,以及今后一段时间她需要和李三九藏在此处的现实,当然自己行刺皇帝的事情没说,如何逃生的没说,各种曲折怕尉迟炽繁一时接受不了。

    如今还不是高枕无忧的时候,余文哄住了泪汪汪的妻子温存了一会,又和李三九嘀嘀咕咕交代诸般事宜后立刻动身离开,他重新化妆易容走在街上不怕人认出来,走着走着昨夜发生的事情又浮现在脑海里:

    昨晚他在大殿外下定决心要解决宇文赟,没曾想天元大皇后杨丽华竟然是个女中豪杰,她拼了命扑上前双手径直抓住匕刃不顾鲜血直流硬是将匕首拦下。

    就在这时,头顶大殿屋檐上猛然跳下两人如同老鹰扑食般向余文当头袭来,所幸余文在殿门处就动手,那两人袭击没能得逞,大殿台阶栏杆阴影处亦冲出数人三两步就窜到面前。

    余文一脚将与自己争夺匕首的杨丽华踹翻在地,背靠着墙壁又扎了宇文赟几下与袭击者对峙着,这几人连着从屋檐上跳下的俱是近侍衣着,估计是传说中的大内高手。

    好险,还好自己刚出门就动手,还好自己没有托大等妻子被带到寝宫才救人,有这般高手在到那时怕是要眼睁睁看着尉迟炽繁遭宇文赟毒手。

    要是搞成‘夫\前犯’那就真是卧槽了!

    眼见着宇文赟重伤鲜血淋漓依然被刺客挟持着,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而杨丽华在余文眼中看见了决绝,心知此番若是不当机立断恐怕万事皆休,她厉声喝退大内高手,随后以漫天神佛赌咒发誓:

    “放过皇帝,哀家发誓留你一条生路!”

    南北朝时期上流社会笃信佛教,以佛见证发誓必定履行,然并卵余文一点都不为所动,杨丽华见他针插不进水泼不入便来了个折中:

    她随余文带着宇文赟共三个人登上马车出城,不让任何人尾随,出长安城门前放了宇文赟她依然作为人质随行任由余文处置。

    “若是想害了皇帝再想劫持本宫做人质,本宫便嚼舌自尽!”

    千古艰难唯一死,余文原本好容易鼓起勇气想干掉宇文赟再毁容自尽,正在紧要关头被杨丽华打断,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加上被女汉子表现震了一下立场开始松动。

    有大内高手在,现在这种场面余文杀死皇帝没问题,但要在自尽前毁容怕是时间不够,于是他同意了杨丽华的条件。

    三个人登车顺利出了皇宫无人跟随,余文挟持着宇文赟指挥杨丽华驾车在夜幕下的长安城到处乱窜,他本不打算放过宇文赟想着在城门处便下手解决,出城后再放了杨丽华自己躲入深山野林。

    刺客逃出城随后而来的追兵自然要出城捉拿,如此一来城内搜捕力度不会太大,可未曾料到杨丽华竟然又做出惊人之举:

    她看穿了余文的伎俩忽然拼了命扑来,二者跌落地面而奄奄一息的宇文赟随着马车疾驰而去,面对着顶到面前的匕首杨丽华没有反抗也没有喊叫,她闭上眼睛任由处置。

    余文心中斟酌片刻后没有下毒手只是将她敲昏藏在一处僻静角落,确认没有人跟来后向西阳郡公府潜行而去。

    千算万算坏事在你手里,女人老子下不了手,杨美女你就祈祷救兵找到自己之前别给人捡了去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