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拉皮美容(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nbsp;   娶老婆这种事情,在以前很多时候都是很随意的,而且还可以娶很多老婆,就像在菜市场买菜一样,顺眼即可,只要“富贵”即可。

    《礼记》里有孔子云:素富贵,行乎富贵。

    于是还有人认为人若富贵,不买一二姬妾自娱,是素富贵而行乎贫贱矣,王道本乎人情,焉用此矫清矫俭者为哉?

    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如果你有钱有势,你不多找几个女人,那么你就是贱人,就是矫情。

    这里说的“姬妾”和现在的“老婆”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现在女孩子的地位可和以前不同了,刘长安吃条狗都会被周咚咚批判,如果还说什么“素富贵,行乎富贵”,大概他就要学会唾面自干的本事了,擦是肯定来不及擦了。

    安暖要是听着了,大概又会跳到他后背上去闹腾了。

    刘长安回到教室,发现白茴站在走廊上,身边少见地没有钱宁和陆元,因为她和安暖在一起说话,全班个子最高的女生穿着带坡跟的黑色小牛皮鞋,足以让绝大多数男生都自惭形秽了。

    安暖穿高跟鞋应该也很漂亮,最好是白色的,白色的半截袜,鞋跟是方头的,不要尖尖的细细的那种,刘长安想起了那天晚上见到的竹君棠的打扮。

    “你居然有个这么漂亮的表姐,安暖都说没有听你提起过。”白茴好像重新打量刘长安似的,“我听到有女老师议论,你表姐的手表好像叫什么范克亚,那款要八十万。”

    白茴的脸颊是有点肉可爱的类型,脸上还残存着不可思议的夸张表情,嘴巴张的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胸前一蹦一跳的,让刘长安想起了“八婆”这个词。

    他是不会用这种词来形容美丽的少女的,于是他笑了笑,“七婆,你好。”

    “七婆?”白茴莫名其妙。

    还是安暖更懂刘长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白茴看了看安暖,又看了看刘长安,感觉这不是什么好话,可自己却被蒙在鼓里像个傻子,脸上有些挂不住,瞪了刘长安一眼就回教室去了。

    安暖偏着头偷偷地看白茴进了教室,才小声嗔怪道:“人家就是好奇一下而已,干嘛说人家是小八婆?”

    “两个人聚在一起,你也是。”

    “前任同桌和现任同桌一起得罪,你看以后我们怎么在背后说你!哼哼!”

    “来,我给你看个东西。”刘长安招了招手。

    “干嘛?”

    安暖左看右看,又回头看了一眼教室,发现白茴在往这边张望,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学着刘长安习惯的步子慢悠悠地走到了他的身旁。

    刘长安坐在教室前的乒乓球台上,上边还丢着一个黑色的织布背包,也不知道是谁的,兜里漏出了一本漫画杂志封皮,上边描绘着一个日系动漫美少女,除了那占据了半张脸的眼睛,那仿佛剥了棕皮而柔嫩滴水的竹笋似挺拔的双腿和犹如靠近河岸汲水的柳枝儿一般的纤细腰肢,竟然就好似眼前安暖的身材。

    “我们或许能够勇敢面对人类法则,却决然无法抗拒自然法则。”刘长安看着安暖,认真地说道,刘长安很少试图去说服一个人,如果他决定这么做,一般都会很认真地引经据典,因为经典之所以经典,往往是蕴藏着深刻而正确的道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