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基因决定(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nbsp;   今天安暖没有点米饭,现在每天训练的也少,不像以前不吃点米饭总会感觉很饿,作为排球美少女,保持体重是必须的是,但是也没有一般女孩子能不吃饭就不吃的毛病。

    安暖喝粥,把牛肉都夹给刘长安以后,就着木耳,笋丝和豆芽,味道也是极好的,这家餐厅以前就是专门做粥的,这是本行,只是因为开在学校附近兼且郡沙人对喝粥并不十分热衷,便还是做起了平价菜。

    “看到你喝粥,我就想起了芸娘。”刘长安还是慢条斯理的吃米饭,这人活的久了,做事情往往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沈复在芸娘家里玩的时候,饿了又找不着吃的,芸娘就悄悄牵着沈复的袖子,来到了她的房间,给他吃她藏起来的粥和小菜,然后被芸娘的堂兄玉衡发现了,就被笑话:我要喝粥你说没有了,原来藏起来专门给你老公吃的……那时候芸娘和沈复还没结婚。”

    “我不会给你喝粥的。”安暖双手捧着粥碗放到了自己身前更近一点的位置。

    “沈复出天花的时候,芸娘也没有和他成亲,她也做不了什么,便吃斋为他祈福,一直到两人新婚之夜。”刘长安轻轻摇头叹息,“对于男人来说,古代的女子贴心而可爱一些。”

    “很抱歉,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了,别指望我们女人就只会在家里相夫教子,围着你们男人团团转。”安暖幸灾乐祸地说道,她知道刘长安这个人的思想根本就没有与时俱进,是需要改造的,“《浮生六记》是沈复写的,他当然会美化自己,芸娘可不值得。古代的男人就是虚伪,一边深情款款的样子,一边纳妾饮酒狎妓以为风流,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才子,什么苏轼,欧阳修,元稹,范仲淹都是这样。”

    “你骂他们,是因为他们要背的诗词散文太多了点吧。”刘长安笑了起来,“范仲淹其实挺让人羡慕的,他认识甄金莲的时候,这位姑娘才十一二岁,等到甄金莲长大了,他把这位官妓娶回家,人家还是守身如玉,甄金莲自称如夫人……后代的妓女倒是学了这个称呼,只是大多数没有甄金莲的命,遇不着范仲淹。”

    “你的意思是古代男人还重情重义一些?现在没有哪个名人富豪敢光明正大的娶妓女当老婆,古代男人敢?”

    “你这解读的有点歪,现在怎么就没有人敢了?”刘长安摇了摇头,甄金莲只是以声色艺谋生罢了,现在很多这样的女子啊,社会地位依然挺高呢,如有范仲淹再娶回家,可没有洞房见红的惊喜了。

    “还有你羡慕范仲淹干嘛?你什么时候变成萝莉控了?你不是喜欢熟女的吗?”安暖看了一眼刘长安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妈妈的手机有指纹锁,而且安暖找了借口用了她的手机,偷偷看了看她的微信,并没有找到刘长安,就算刘长安解释了,安暖还是好奇。

    爱偷看聊天记录是女人的天性。

    “长得好看的,我都喜欢,无论熟女还是少女。”刘长安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呸,臭不要脸。长得好看的都不喜欢你。”

    “我喜欢就好了,我又没说非得要别人喜欢我。”

    “快点吃,等会迟到了。”

    吃完饭,两个人靠在学校围墙下喝橙汁,阳光热烈,纷纷扰扰,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安暖先喝完,咬着自己的吸管,看了看慢条斯理的样子喝个橙汁都像在享受人生的刘长安。

    刘长安把瓶子伸过来,安暖咬着自己的那根吸管放进了刘长安的瓶子里,眼睛转来转去,迅速把刘长安剩下的橙汁一口气吸完。

    “你肺活量真大,看不出来啊!”刘长安吃了一惊的样子笑了起来。

    “别以为就你的白茴胸肌发达。”安暖的脸腮鼓动了一下,顺了顺呼吸,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我是为了不迟到,要等你这样慢慢喝完,都要放学了。”

    说完,安暖又打了他的肩膀一下,居然又嘲讽她的胸不如白茴!

    回到教室,黄善领了一个记者模样的人过来,旁边还有两个跟班,对安暖说道,“这是《中学生》杂志的记者,想要采访一下你。”

    黄善也不说安暖和刘长安对他的训诫当耳边风了,成天出双入对的。

    安暖点了点头,她应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