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仙女(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nbsp;   秦雅南的心情越发难受了,女人二十岁以后基本上就开始接受现实,明白带着童话色彩的浪漫爱情不大可能出现了,甚至也越发不屑偶像剧的套路,说实在的,就偶像剧里那些男主角的套路,只怕刚刚用出来就会被有心或者无意的某些人警告他,离秦雅南远一点。

    所以秦雅南渐渐有了心理准备,开始琢磨着家里会给自己安排的对象是谁,每每家里人谈起一些出挑的,瞩目的,有前途的年轻人,秦雅南就会格外留意留意,倒是记下了很多名字。

    尽管她对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特殊的好感,勉强而排斥,但是至少有个印象了,知道是些什么人。

    这刘长安呢?

    却像猴子一样蹦出来,指着秦雅南的鼻子哈哈大笑:别挑了,你的真命天子就是我!

    然后把秦雅南扛在肩膀上,在父亲和曾祖父点燃的爆竹声中,高高兴兴地把秦雅南抢回了他那杂物间改成的小卧室里。

    自己要不要安慰下自己,这小小的卧室,还会有更温馨的感觉?

    “那你应该算是我的表哥了。”秦雅南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管怎么样,女孩子总是下意识的想让自己是年龄较小的一个,哪怕是面对着刘长安。

    刘长安摇了摇头。

    “算表弟吧,我今年十八岁,在湘南师大附中读高三,下个月高考。”

    十八岁!

    秦雅南原本有些慵懒的站姿瞬间挺直了身躯。

    郡沙街头巷尾四五十岁的大老爷们常穿的凉衫背心,肥大而有着可以装上一瓶二锅头的粗布大裤衩,还有只在很老的小市场里才有存货的草藤凉拖鞋,这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第一眼见到刘长安,秦雅南就觉得他和自己年纪相若,没有想过他可能比自己年纪小这么多。

    也就是说,完全是自己先入为主的误会了?曾祖父再怎么在意她的这个远房表弟,也不可能强扭这样一个瓜啊!

    想到这里,秦雅南松了一口气,这几天压抑在心头的郁闷之气终于随着呼吸泄尽,没有人知道刚才她用观察未婚夫的眼光看着刘长安在和一群老头老太太打牌斤斤计较一块两块时的心情。

    未婚夫要真是这样,秦雅南宁可出家去了。

    才十八岁!自己的表弟!

    这个小表弟虽然是远房亲戚,但是从曾祖父的情绪看来,毫无疑问他极其重视这个小表弟。

    曾祖母牺牲以后,按照当时的惯例和组织安排,一位女勤务兵接到了照顾首长的任务,十年后曾祖父才再次娶妻。

    可是谁都知道曾祖父念念不忘的还是曾祖母,他的书桌上永远放着他和曾祖母的合影,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在老家或者疗养院。

    等等……那张照片上有三个人,不止是曾祖父和曾祖母的合影。

    那个年代的照片,总是透着一种年代沉淀的优雅感,黑白的色调也遮掩不了他们的意气风发,曾祖父英气逼人,曾祖母优雅而温和,她坐在中间,手掌微微抬起,皓腕素白,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握着右边男子的几根手指,眉目间的眷恋和依赖溢出了画面。

    这个在照片上和曾祖母的亲密甚于曾祖父的男子,曾祖父曾经说过是曾祖母的哥哥,但是关于他的更多的资料却无从得知了,曾祖父也不愿意吐露。

    在那个年代,本来就有无数原应风华绝代的人物,在那“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意愿中,前赴后继,心甘情愿地成为籍籍无名的革命基石,哪怕无人得知,哪怕没有留下名字和痕迹,也要垒积起新的国度和民族的未来。

    那个男子,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

    秦雅南做出这样的推测,也是有理有据的,曾祖父当年信奉的是“唯有和我一起革命的才是朋友”,别说卖国求荣的,就是明哲保身之辈都为他所不屑,求学之时,有人撤退到了西南,曾祖父和曾祖母却是丢掉了笔杆子,拿起了枪杆子的那些人。

    能够让曾祖父特地留下三人的合影,绝对不会只是因为那个男子是曾祖母的至亲。

    如今秦家高居庙堂之上,刘长安落魄至此,想必曾祖父心中很是感觉愧对昔日并肩作战而牺牲的战友,要秦雅南专程跑来照顾照顾刘长安,也是情有可原的,要求秦雅南态度谦恭尊敬大概也是基于刘长安曾祖父的缘由。

    “原来是这样。”秦雅南的语气柔和了许多,“真是让人唏嘘感慨,老人们的交情已经是上百年前就开始了,到如今我们再见面,只盼望这份渊源和情分不要断了才好,以后一定要多多往来。”

    刘长安张了张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番秦雅南,然后摇了摇头。

    秦雅南疑惑于他的反应,她对于眼前这个表弟并没有从小开始培养的亲情,但是她正在努力满足曾祖父的愿望,自己作为表姐,多和这个远房表弟亲近亲近也没有原来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