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不同时代的少女(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nbsp;   同样用咬牙切齿的目光盯着刘长安的还有钱宁和陆元,尽管心里想着刘长安让白茴颜面扫地,以白茴要强和虚荣的性子,对刘长安绝对没有任何一丝好感,但是刘长安总是给人一种充满威胁的感觉。

    中午陆元给白茴带饭的时候,白茴还问陆元刘长安是不是和安暖出去吃饭了,白茴认为这绝对是一种示威,尽管白茴强调,自己根本不喜欢刘长安,安暖的这种示威毫无意义,但还是让人十分的不爽。

    刘长安把书堆的高高的,然后认认真真的做习题,他看了一点高德威的笔记,还是受到了不少启发。

    尽管刘长安绝大多数时候都有着自己经历的年岁而带来的特殊心境,但是对于学习这件事情,刘长安从来没有倚老卖老过,人类最近几百年积累的自然科学知识,远超过去数千年的总和,整个学习和教育系统更是高效化,是一种层次跃进的进步。

    一整个下午,白茴没有理过刘长安。

    放学后,刘长安似乎对黄善的告诫熟视无睹,依然跑到体育馆去看安暖练球。

    陈昌秀也在体育馆,他发现安暖面无表情,和平常跟刘长安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于是陈昌秀很确定这是自己的功劳,他发的照片揭穿了刘长安的真面目,让安暖醒悟了过来。

    可是刘长安还是跑了过来,陈昌秀趾高气昂地对刘长安说道:“你真不要脸!”

    刘长安用一种“心有戚戚焉”,“彼此彼此”的眼神看着陈昌秀。

    “我迟早揍死你。”陈昌秀抱着篮球跑了,因为体育馆里还有老师在,他也不敢太放肆,更不想引起体育老师的注意,那天刘长安超远距离投篮以后,体育老师听说了这个事情,就很想找刘长安看看情况,陈昌秀可不想让刘长安再出一次风头……虽然陈昌秀一口咬定也坚信刘长安那是走了狗屎运。

    刘长安依然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看着安暖。

    安暖白了刘长安一眼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他了,刚才在更衣室里别的队员还是拿她和刘长安的事情玩笑,和上午的心情很不一样,安暖觉得自己被冤枉了,有点儿委屈,不过下午安暖观察了很多次,刘长安除了一开始那个菊花般恶心的笑脸以后,就没有再去对白茴做什么亲密或者试图讨好的举止了,这让安暖在100分的生气里原谅了他1分,不然刚才那个白眼都不给他。

    刘长安坐在看台上想起了秦雅南,准确地说想起了秦雅南的曾祖母叶巳瑾,从某种方面上来说秦雅南只是第一眼印象和容貌像极了叶巳瑾,坐在这里刘长安却从安暖身上看到了叶巳瑾的影子。

    1913年,美国教会美北长老会,美以美会,监理会,美北浸礼会和基督会决定创办一所女子大学,当年11月成立校董会,选址金陵,1915年金陵女子大学在金陵东南绣花巷李鸿章花园旧址开学。

    这是一所很成功的学校,当年设置了十六个四年制学科,包括中文,英语,历史,社会,隐约,体育,化学,生物,家政以及医学专科,从1919年到1951年,毕业人数九百九十九人,被称为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叶巳瑾便是其中的一朵,她或者不那么像玫瑰,但是更清淡,优雅。

    刘长安觉得她更像竹子,清清脆脆的摇曳,看似柔弱却自有风骨。

    作为女子大学,但是在现代教学理念下,体育运动发展的也十分兴旺,叶巳瑾便十分喜欢打排球,这项1895年发明的运动,过得几年便随着来华的美国人传入了华夏。

    那时候叶巳瑾也常常穿着黑色的运动短裤,白色的球鞋,白色的中短袖上衣,奔跑跳跃在球场上。

    “哥!你好久没来看我了!”

    “哥,秦蓬今天又偷溜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哥,原来我们学校仲宜先生也有参与设计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