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找人(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nbsp;   刘长安回家收拾好芥菜,中午吃的高笋。

    高笋在唐代以前是作为谷物栽培,是六谷之一的“菰”,华夏独特的水产蔬菜,切拐刀块,高汤加盐,料酒煨一会儿,就清爽润口。

    高笋炒肉,炒鸡都很好吃,刘长安荤菜吃的少,因为过日子总是要节俭些,尽管每日里大鱼大肉鸡鸭牛羊的生活意味着经济水平的提高,生活质量的提高,但是刘长安始终认为,平日里清淡小菜,到了节日再操办荤腥的传统生活方式,更能让口舌之欲有饱怀的满足感。

    院子里的梧桐又落了一些叶子下来,似乎是觉得落叶太多,午后在梧桐树下午睡的老人也少了两三个。

    刘长安十分意外地接到了范建的电话,说工地上有活干,还是一天两百,但是以刘长安的效率,半天应该就能完成。

    这活大概和仲卿有关系,但是仲卿又不愿意刘长安和竹君棠有所接触,所以刘长安放心的去了。

    范建今天穿着一身还算工整干净的西服,背后的褶皱有些明显,似乎是很久没穿刚从箱子底下拿出来,“小刘,今天的活就是把这堆砖石,运到对面去。”

    “好,我一定好好干。”刘长安很高兴范建能够给他活干的样子,精神干劲十足。

    尽管只是得到了仲卿的授意,范建还是留意了刘长安的反应,每个人都有道德满足的需求,范建感觉自己提携了一个年轻人,让他感受到了挣扎着求生存时来自陌生人的温暖。

    工地上机械轰鸣和有序的忙碌,带着从地底翻出来的泥土的味道,那是几百上千年的沉淀,人类探究宇宙星空,动则以光年为单位,然而对于就在我们脚下的地壳却所知甚少,某种意义上来说,地壳研究比星空研究更有现实意义,却也更加艰难……脚下的土地略微深一点的地方,往往无数年间不曾有被探索的痕迹。

    范建似乎很闲,时不时地走过来看看刘长安,干完活之后范建把两百块钱交给了刘长安,这次刘长安没有马上离开,刚好范建手下的几个人休息,在范建办公室里玩斗地主,刘长安就留下来玩了一会儿。

    最多的时候刘长安赢了一千多,最后又全部输了出去,一下午打了个没输没赢。

    范建把刘长安一下午的表现报告了仲卿,当着范建的面,仲卿没有说什么,但是已经肯定了刘长安这个人劣迹斑斑。

    好色:上午他可以随手拉她一把的,但是他非得去揽她的腰肢,而且是用力的揽入怀中,这是色狼的常用手段,过了好久才放开仲卿。

    好赌:打牌打麻将没什么,但是总共才赚了两百块钱就去斗地主,差点全部输光。

    不知节制贪得无厌:如果赢了一点就走,见好就收,能赢一千多,对他来说不是小数了。可是他赢了之后又输光,据范建说刘长安扼腕叹息,一副输红了眼的样子,本来就是赢得,输回去怎么了?

    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他接触竹君棠?仲卿不但要对竹君棠负责,更要执行竹家三太太的命令。

    竹君棠为什么对刘长安感兴趣?这让仲卿百思不得其解,尽管看上去无关男女之事,但是一个女孩子对一个男孩子起了好奇心,这就是个危险的信号,仲卿必须把这种危险扼杀掉,可惜竹君棠就是不肯说出原因,只要求仲卿竭尽全力去安排她和刘长安见面。

    仲卿把意欲讨好而询问明天是否再把刘长安叫来干活的范建打发走,便收到了竹君棠和秦雅南回了宝隆中心的信息,今天两人去了一趟静乡县的密印寺烧香拜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