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真的长生不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传闻(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nbsp;   安暖不和刘长安说话,高德威更是不会主动找人说话的性子,刘长安也不会觉得无聊,拿着一本现代文阅读理解习题集做了起来。

    古代文学有古代文学的优雅与美感,现代文学也有其与时俱进的时代特点和阅读乐趣,刘长安倒是觉得自己对现代文学的涉猎太少,文人这种东西,反正哪个时代都不缺,基数多了,诞生的作品中精华之作的数量也相对较多。

    趁着刘长安似乎在聚精会神地学习,安暖再仔仔细细地翻了翻刘长安和妈妈之间的聊天记录。

    安暖的妈妈根本不知道刘长安的真实年龄,竟然把刘长安当成了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只是看聊天的内容和语气,也没有办法把一个聊天中屡屡提起李玲玉,蔡国庆,毛宁,杨钰莹,甚至还会扯一些八九十年代关于鸡血疗法,甩手疗法,信息锅,宇宙能量,气功增产,气功预测地震治癌的乱七八糟的见闻的人,和一个高中生联系起来。

    要不要告诉妈妈?安暖有些犹豫,真要让妈妈知道,她聊的很开心的对象其实只是女儿的同桌,而这个同桌也知道妈妈只是假扮小女生,只怕妈妈会羞愤不已,指不定要来到学校来找刘长安不可。

    还是高考后再说吧,反正刘长安也不是每天都和妈妈聊,时不时地闲扯一段而已。

    上课了,安暖有些心不在焉,窗外的阳光和树影一起落了进来,疏疏落落的,老教室里的墙壁和地面总是有着脏兮兮的感觉,和电视剧里那些窗明几净,干净的好像刚刚粉刷过的教室完全不一样,但是此时此刻安暖有一种更真实的感觉,生活大概就是如此现实,没有那么多清新的暧昧,暖暖的羞涩,高中三年就要结束了,少女有些忧愁地想着,还没谈过恋爱呢。

    总觉得大学的恋爱有些太现实,缺少了初中高中那种更生涩清新的感觉,安暖瞅了一眼旁边的刘长安,莫名有些忧愁。

    “还你!”安暖把手机重重地拍在刘长安的书上。

    刘长安把手机从书桌上拿了下来,放进了课桌里,学校对于学生在学校使用手机管的严格,但是现在也放松了不少。

    语文课代表把上周语文考试的试卷发了下来,安暖看了一下自己的分数,还算满意,连忙又瞅了一下刘长安,分数比自己低了一点点,看着他翻过卷面,阅读理解题那里一大把的x,还留了老师的一句评语:不要随意发挥!

    安暖不禁幸灾乐祸的嘲讽起来,“嘻嘻,看你那么喜欢做阅读理解题,好像没什么用。”

    “你听说过屠龙术吗?”刘长安合上试卷问道。

    安暖长长的睫毛眨动着,点了点头,“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三年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屠龙术并非无所用其巧,我们也可以用它来形容学习某项能力的重要性。”刘长安指了指那些阅读理解题,“这就是屠龙术。”

    “你要说政治经济学是屠龙术,我还能够理解,毕竟其实是日常生活里用不上的东西。这阅读理解你也太扯了。”从七年级到高中都有的阅读理解题,是安暖感觉最无聊最莫名其妙的。

    “前一阵子我看新闻,关于宣传部工作的会议,有人说西方不是不会做群众工作,而是很会做。这体现在哪里呢?例如我们随便找一个美国人或者西欧普通人,他们都知道民主和自由,都说我们国家独裁专制,但是民主和自由的概念,我们的政体根本,他们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和他们辩论,他们只会翻来覆去说民主自由独裁专政。”刘长安顿了一顿,“因为他们不擅长做阅读理解题。”

    安暖忍不住笑出声,这都哪根哪啊,想想刘长安和妈妈聊天,这人果然是能闲扯。

    “阅读理解题的设计,真正让你学习的是,去思考作者为什么写这篇文章,他的动机是什么,他的生活环境,他的家庭,他的幼年经历是否造成了他这篇文章里表达的东西夹带了这些影响。他的某些词句和渲染,是否是在引导你的情绪。作者写这篇文章的时事背景,他是否想通过这篇文章达成什么目的,受众是什么群体,他又是否是为某个利益集团呼喊?”刘长安指着那些看似死板而莫名其妙的阅读理解题说道,“如果每个人都能够掌握和学以致用,你说某些组织或者反动份子要通过媒体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