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伤别离(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 ,,

    若有一天,这个世界突然遗忘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所存在过的一切证据都被抹掉,就好像是已经死去很久,久到已经没有一个人能记住。

    但实际上,却还活着。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梭,就像是游荡的幽灵,没人知道,亦没有人关心。

    只能为自己活着,只能孤独的活着。

    更糟糕的是,还厄运缠身。

    “砰”

    一声突如其来的爆鸣,引得午后麦迪逊街头的行人发出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在十字路口上方的电线杆顶端爆发出一连串的火星。

    突然折断的电线在风中晃荡着,将一只无辜的鸟电的羽毛纷飞,它可怜的生命在此刻终结,然后直挺挺的砸在地面,还散发出了烤肉的诡异香气。

    人们惊恐的远离那缠绕着火星的电线杆,有的人还在奔跑,呼救。但还有些人却在慌乱中摔倒,甚至一度引发交通的混乱。

    但梅林却没有像他们那样慌张。

    他站在原地,就站在那短路的电线杆之下,他看着眼前地面上死不瞑目的小鸟,那灰色的,炸裂的羽毛在他前方的空气中飘荡着坠落,在空中打着旋。

    那是又一个因他而死的生命。

    伴随着他在这座城市待得时间越长,梅林缠身的厄运也显现的更加炽烈。从一开始的自己倒霉,发展到数个小时之后的现在,那无形的厄运已经开始牵连起周围的事物。

    厄运在传播,就像是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催促着梅林离开这个地方。

    他简直就像是一个行走的灾厄之源。

    “为什么是呢?又为什么是我呢?”

    梅林看着脚下的死去的小鸟,他喃喃自语。

    直到现在,一切都发生了的现在,他依然无法释怀。

    虽然在过去的18年中,他有很多时候都会为可能会到来的灵异事件做准备,但在一切都突然发生之后,他还是显得手足无措。

    但眼前的小鸟尸体似乎就是一个警告。

    他在一个地方待得越久,厄运聚集的情况就会越严重。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得迈开脚步,朝着未知的世界探索了。

    他并不是个坏人,他并不想引发更大的灾难。

    梅林伸出手,将头顶上带着的黑色牛仔帽向下拉了拉,然后后退几步。他弯下腰,伸手扶起了一名崴了脚的女士,将她搀扶到路边,然后在那女士的连连道谢中,梅林挤开人群,加快脚步,朝着停车场走去。

    片刻之后,伴随着低沉的引擎声响起,红色的洛拉冲出麦迪逊医院的停车场,坐在驾驶座上的梅林最后一次回头眺望身后的医院。

    他前18年人生中最重要的个人,就在那医院里。

    但他得远离他们,甚至是,彻底从他们的生命中消失。

    “嗡”

    一阵狂风吹来,吹打的街边的树木沙沙作响。一根树枝坠落,在行人的惊呼中,正砸在梅林的车后方,那些坠落的树叶打着旋飘动,似乎代表这一场风卷龙已经开始酝酿,那可是威斯康星州最传统的灾难了。

    梅林的心又一次抽紧。

    他收回目光,狠狠的踩在油门上,车轮上还沾着草皮泥土的洛拉似乎感觉到了主人焦灼的心情,这辆经典款的敞篷跑车再次加速,飞快的驶离了市区。

    梅林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对魔法,能量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他只能猜测这种缠身的厄运应该和那个契约有关。

    本该被完成的恶魔契约被魅影陌客破坏,仪式未能完成,很可能导致了除成功和失败之外的第三种可能。

    这让梅林的心情沉重,但却并没有让他完失望。

    既然恶魔已经在他眼前出现,既然世界上还存在着类似于魅影陌客这样的生命,那也就意味着,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魔法和巫术都是真正存在的,既然它们存在,就意味着在那个魔幻的世界里,也肯定存在着能解决他身体问题的方法。

    甚至是连他的存在被抹去的这种灵异事件,很可能也可以通过魔法或者其他奇异的手段得到解决。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梅林能在真实世界中找到那些魔法生物。

    但在绝境的人,需要一个希望来支撑。

    科尔森农场,在梅林的房间中,梅林拿起床头的家庭照片,在那照片上,属于他的影像已经消失不见,菲尔和詹姆斯以及科尔森夫人就像是最完美的一家人,那其中似乎根本没有梅林的位置。

    年轻人苦笑着将相框放回原位,他伸手打开了衣柜,将其中属于自己的衣服拿出来,装入了一个大旅行箱里。

    然后又从书架上的几本书中,拿出了自己藏在那里的一些钱。那是他打工赚来的,再给洛拉换了新引擎之后,赚来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但这些钱足够梅林买上一张前往其他地方的车票,已经足够他离开家乡了。

    十几分钟之后,梅林将远行需要的一切都准备完毕,他有些茫然的坐在自己的床上,他看着窗外即将落山的太阳,那火红色的光晕笼罩在天际,就像是一幅最美丽最绚丽的风景。

    他无数次见过这样的风景,但从没有像这一次一样,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离愁别绪。

    “也许我可以去纽约。”

    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梅林脑海中。

    “我可以去完成我的学业。”

    被这个想法驱动的梅林急忙拉开床头的柜子,拿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但就在他打开那个白色的信封的时候,他绝望的看到,在那信封中,本该被妥善保管的录取通知书,已经变成了一团褪色的黄色纸片,就像是被扔进了时间的长河里,被洗刷了十几年一样。

    上面的字迹早已经模糊不清,就像是一幅拙劣的手绘画,在嘲笑梅林的异想天开一般。

    “砰”

    失望之极的梅林一拳砸在桌子上,他最后的去处也被这样无情的抹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